精彩网事

张九龄的断言: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

张九龄的断言

张九龄断言李林甫、安禄山必定祸乱天下 。读张九龄对唐玄宗的诤谏之词,至今仍让人感喟不已 。张九龄面向唐玄宗断言:
“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”!
“乱幽州者,此胡刍(安禄山)也”!
“(安)禄山狼子野心,有逆相,宜即事诛之,以绝后患”!
唐玄宗在武惠妃、李林甫等人的蛊惑下,已经厌烦中书令张九龄的诤言直谏了,根本听不进张九龄的犯言直谏,于是,大唐帝国急遽由盛变衰 。
读张九龄平生际遇,还应从张説说起 。
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张易之兄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操权弄势,不可一世,魏元忠裁制之 。公元703年秋九月,张昌宗张易之兄弟诬陷宰相魏元忠,他们拉拢凤阁舍人张説,要张説作证,张説以计应之,不仅没有同张易之兄弟同道,而且把他们的丑恶心理在朝堂揭露无遗 。魏元忠、张説恼怒了腌臜男宠,武则天于是大怒,斥责张説是“反覆小人”,命共鞫之,魏元忠、张説等人被谪岭南 。很多事情真是不可言说,凤阁舍人张説被流放,这本是件坏事,然而这一件坏事却引发出一件好事,身居岭南的张九龄却因逢遇张説有了新的人生际遇 。
《新唐书.张九龄传》记载道,“会张説谪岭南,一见厚遇之” 。
【张九龄的断言: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】对张九龄“一见厚遇之”,说明张説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,是一位善于甄辨人才诠察人才的政治家 。张説“敦气节,立言许,喜推藉后进”,他为国家举贤荐能,而且善于诠察品鉴人物 。史家在评论对唐朝开元盛世最有建树人物时,说道:“张説于玄宗最有德”,“开元文物彬彬,(张)説力居多” 。张九龄有这样的机会,得到一位表里洞达的大政治家厚遇,幸甚至哉!
其实早在逢遇张説之前,张九龄在家乡岭南就有了很高的声望 。张九龄,字子寿,韶州曲江人,他“七岁知属文”,是一个神童 。十三岁那一年,张九龄投书广州刺史王方庆,王方庆读罢,赞叹道:“此必至远” 。张九龄中进士之后,拜校书郎 。唐朝在武则天末期朝政混乱,公元705年,张柬之等人诛逐张易之张昌宗兄弟,唐中宗即位,被谪岭南的张説回到朝廷,先后任黄门侍郎等职 。
公元710年夏,韦皇后伙同她的女儿安乐公主毒死中宗,遂有相王之子临淄王李隆基平定内乱,相王即皇帝位,是为唐睿宗;临淄王李隆基为太子 。张説被擢为中书侍郎,不久即进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(宰相) 。张九龄自然要得到宰相张説的提携,张九龄有幸得东宫太子李隆基的青睐 。太子李隆基,中书侍郎、兼东宫侍读张説,还有被太子赏识的张九龄,他们志同道合,他们是朝着光明,向着大唐繁荣昌盛而大步行走的同路人!
公元712年八月,李隆基即位 。唐玄宗即位伊始,竟然是这种现象:“宰相多太平公主之党”,“宰相七人,五出其门”,而且“文武之臣,太半附之” 。太平公主加快进程,谋求废掉李隆基而另立皇帝 。公元713年六月,身为左丞相东都留守的张説“乃因使以佩刀献玄宗”,力促唐玄宗除掉怀逆不轨的太平公主 。唐玄宗采纳张説的建议,一举平定太平公主一党,太平公主被赐死于家 。
朝政稳定了,玄宗拜张説为中书令 。中书令,是正宰相之职 。
然而张説不久就被罢免宰相 。虽然被罢免,但他对朝政的影响没被动摇,他还任其他重要职务 。当张説再次任中书令时,于是主动与张九龄“续昭穆,尤亲重” 。开元十一年,公元723年,以张九龄为中书舍人 。
在后来的岁月里,由于张説几上几下,张九龄当然也要几上几下,离开朝廷而任地方官员,但是唐玄宗并未忘记张九龄 。
唐玄宗牢记张説对张九龄的评价 。张説死后,唐玄宗诏拜张九龄为秘书少监、集贤院学士,知院事,俄拜工部侍郎,迁中书侍郎 。据《旧唐书》记载,张九龄丁母丧归乡里,守丧未毕,于开元二十一年十二月,被召回朝 。复拜中书侍郎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(宰相之职) 。公元734年夏,张九龄为中书令,是首相之职 。
张九龄是在唐玄宗思想产生变化之时履任正宰相之职的 。开元末期的唐玄宗变得疏理朝政,羁縻声色 。于是滥封滥賞现象严重 。张九龄极力规谏 。譬如幽州节度使张守珪屡立战功,唐玄宗要赏封张守珪为宰相 。张九龄极力反对,他强调,“宰相者,代理天物,非赏功之官” 。唐玄宗又说,只给他一个名望,不让他任其实职,张九龄又反驳道:“不可,惟名与器不可以假人,君之所司也”;张九龄又规谏道:“且张守珪裁破契丹,陛下即以为宰相,若尽灭奚、厥,将以何官赏之?”在张九龄极力规谏下,唐玄宗才打消这个主意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