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网事

张九龄的断言: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( 二 )


张九龄对张守珪并没有成见 。张守珪的确战功赫赫,然而并非宰相之材 。我们从中可看出张九龄是身系国家,是以江山社稷为重 。
张九龄曾撰写《千秋金镜录》,开元二十四年秋八月千秋节那一天,张九龄向唐玄宗献上《千秋金镜录》 。张九龄以镜自照见形容,以人自照见吉凶,来追述前世兴废之道,来写成此书 。张九龄与当年魏征一样,在为社稷江山长治久安而苦思冥想 。
唐玄宗又是怎样对待这样一位社稷之臣的?以布衣直道而为中书令的张九龄犯颜直谏,唐玄宗对此产生了逆反心理 。在是否以李林甫为宰相的问题上,他们君臣的矛盾公开化 。
唐玄宗要以李林甫为吏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三品(宰相),按照程序,他征求中书令张九龄的意见 。张九龄直言不讳,毫无顾忌,张九龄说:“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 。”
“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”:张九龄犯颜诤谏,振聋发聩!
李林甫是依附取悦武惠妃,攀附众宦官才不断得以升迁的,他品行极坏 。张九龄为社稷为江山当然要态度明确 。
“任李林甫为宰相,我担心江山社稷会由此产生大灾难” 。张九龄有先见之明,唐玄宗认为这是危言耸听,而置之不理 。
唐玄宗在位已久,已经“渐肆奢欲,怠于政事”,他对张九龄的先知先觉,直言诤谏,不仅置之不理,而且很是不满 。李林甫还是被擢升,被任命为宰相 。
这个无比狡猾无比阴险毒辣的李林甫,是不会与张九龄同道的,又何况唐玄宗在开元末年已经蜕变,不复当初了 。那么,张九龄的政治生涯会一帆风顺吗?
李林甫对张九龄恨之入骨,但还是竭尽伪装,曲意侍之 。李林甫一面甘言密语,一面网络党羽,乘隙中伤 。张九龄没加一点防范,他仍旧是事无巨细,犯颜诤谏 。
唐玄宗忍无可忍,于开元二十四年冬,公元736年,罢黜张九龄 。
李林甫老奸巨猾,没有人能逃于其术者 。从此,李林甫以投之所好之术完全俘获了那位帝王李隆基,李林甫于是恣意而为,无所忌惮了 。
史载“九龄既得罪,自是朝廷之士,皆容身保位,无复直言” 。
然而,唐玄宗对张九龄仍是赞誉有加,爱重其人 。史载:“每宰相荐士,辄问曰:‘风度得如九龄不?’”
开元二十五年夏四月,贬张九龄为荆州长史 。在武惠妃、李林甫的挑唆下,唐玄宗在这个月的乙丑日,杀三子(太子李瑛,鄂王李瑶,光王李琚) 。张九龄再也无力保护李瑛李瑶李琚三兄弟了,他们被他们的父亲唐玄宗,那位任人蛊惑的唐玄宗杀戮了 。李林甫时代是以这样的形式扯开大幕的!
开元二十八年正二月,荆州长史张九龄病逝 。再后来,天宝十四年,公元755年冬十月,专制三道的安禄山反于范阳 。在李林甫十多年的酿造下,安禄山在李林甫的纵容下,最终发动了安史之乱 。
“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 。”张九龄一语成谶!
安史之乱,迫使已经身为上皇的李隆基逃奔,逃到成都后,这位太上皇为之热泪滂沱 。《资治通鉴》载:“上皇思张九龄之先见,为之流涕,遣中使至曲江祭之” 。
逃至巴蜀,每思九龄风采,无不泫然流涕,唐玄宗悔之晚矣!
张九龄最善于察识奸宄,剥尽奸宄假面目,还奸宄之真相 。张九龄为政期间,断然剥落李林甫之祸像,曰:“宰相系国安危,陛下相林甫,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”!张九龄断然剥落安禄山叛逆之象,张九龄曰:“乱幽州者,此胡雏者也”!安禄山违反军纪,张守珪囚执安禄山入京,宰相张九龄论其死罪,而玄宗不许,张九龄争之曰:“禄山狼子野心,有逆象,宜即事诛之,以绝后患”!
我们重复地来读张九龄的断言,振聋发聩,很有必要 。
张九龄被罢政,是大唐帝国由兴而衰的标志 。
王夫之在《读通鉴论》评价道:“张九龄抱忠清以终始,敻乎为一代泰山乔岳之风标……唯开元之世,以清贞为宰相者三:宋璟清而劲,卢怀慎清而慎,张九龄清而和,远声色,绝货利,卓然立于有唐三百余年之中而朝廷乃知有廉耻,天下乃藉以义安” 。
王夫之的评论很中肯 。但,先于张九龄的宋璟与卢怀慎,一位对子侄疏于教育管理,其子侄贪纵不法,为天下怒,一位被称为“伴食宰相”,由此看来,张九龄是与宋璟卢怀慎不尽相同的 。